天小翼Lisa

嗯~大家可以叫我小翼或翼翼!
我是一个新手,貌似文还有点渣,
最萌的cp是雷安!
另外安雷/瑞金/瑞嘉/卡埃/帕佩/佩帕/凯柠也全都吃的下去!
但面对BE文或刀就完全没有抵抗力…
泪腺会完全崩溃好像不是自己的…
如果有同好的话,不防聊一聊~

一直都满喜欢法法老师的~
不过今天才知道法法老师今天生日是不是有些失职😩
所以我早上知道这件事之后就想给老师一个小礼物,可是介于我的文笔实在不行😒,所以这件事我犹豫了超久
最后就打算把我第一次看到的老师的文给手抄起来,可是我来不及啊😭,但还是希望这份心意有到的

最后祝法法老师生日快乐🎂 @Lucifer

※抄的几乎都是繁字(因为本人台湾人)
※默默的安利《天生丽质》
※再次吹爆法法老师! ! !
※我的梦想是抄完老师所有的文!
(虽然不会成功= =;)

未看凹凸世界以前我想出的三大蠢事= =

嘛…来聊聊还未看凹凸世界以前的我想出的三大蠢事

1.以为安哥(安谜修)是主角

因为把我带进凹凸的其实是同人文,
那时就一直看到
安雷啊~雷安啊~瑞金啊~嘉金啊~这些cp,
可那个时候我看到最多的是雷安,
然后就开始了根深蒂固的“安谜修=主角”之路,
回头想想那时我为安哥开刷凹凸之后我第一集看到金的反应是这样:
(=_=?)呐呢?这长的满可爱的金毛是谁?欸?我要的安谜修捏?
(结果安哥第二季才出现…)

2.以为他的画风偏日系
我原本以为它的画风是向大多凹凸同人漫一样的日系画风,
可当我看到第一集的前几分钟后我的反应是这样的:
(按播放)呀~好期待啊~( ̄🔽 ̄)~
过了几分钟后---
(按返回)欸?我找错了? (⊙_⊙?)
(问度娘)……貌似没找错啊(=_=|||)
(一脸抗拒)这…
(甩了甩头)不,为了安哥一定要看完! \(ˋ■ ˊ)
不过后来也觉得这画风满可爱的啊≥🔽≤也就慢慢可以接受了~
(我一开始还以为它是日漫来着)

3.以为格瑞真的会在动画里喝牛奶
因为在同人文里芦荟…呸,格瑞老是喝牛奶,
所以我就以为格瑞会在动画里喝牛奶啊
我会这么想真的不能怪我啊~
我也只是被同人茶毒的严重而已(撇清责任)

香槟玫瑰的过往

香槟玫瑰的过往

看繁體版的一把頓刀🍴

※依旧ooc
※前期微刀?
突然想到的,就趁12:00之前发了==

我以为当初,是你背叛了我…
没想到真正绝情的那个人,其实是我

你再为我睁开一次眼好不好…?
你再对着我碎念一次好不好…?
你再为我担心到哭泣一次好不好…?
你再用你那傻的可以的,
专属于你的骑士道温柔来温暖我一次好不好?

“傻B骑士,你不是说将对所爱至死不渝吗?可是你为什么最后选择骗了我…?!你说啊!”

无人回应,空气一阵寂静,除了滴答滴答的雨声别无其他,不过这是理所当然的,墓碑,不会说话…死人,也再也不会回答了

曾经的过往一幕幕在脑海中放映,甜的,咸的;酸的,苦的;涩的,辣的…一次涌上心头,然而在这狂风暴雨中一阵轻柔的风抚过我的脸颊,我想抓住那股风…

因为那风上,有我最熟悉的,你的薄荷气味…

可是,我没能抓住,就像当初一样…

如今那股风已经回不了我身边了
不过没关系,这次不会再让你找我了

“这次…换我找你,我的骑士…”

一声巨响,伴随着一声雷鸣一起消失殆尽,没有人听见那天午后掩藏在雷声后的巨大声响,等到发现时,剩下的只有一句倒再墓边上的尸体,还有染上不少鲜血的一束花,墓碑上刻的文字也同样溅到不少血液,有许多字已模糊不清,可是仍旧可以从照片上看出墓下埋着的人,生前多么俊俏

原本黑白的照片却因为里面人的微笑添上了几分温柔的色彩,尤其是眼里那藏不住的温柔情意,好像真的能透过照片看到谁一样,不得不说是张很温暖的遗照

可是没有人知道的是,那束被遗忘的花

【香槟玫瑰】是这花的名字,懂园艺的一定多多少少听过它的花语,就算没听过,至少送花的人知道,这墓底下埋的人一定知道

香槟玫瑰的花语是--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 

如今已迷失航路的船正寻着那股属于他的,薄荷位的风而去,最后他找到了吗?我们无从得知…

“END…”

“说完啦,你觉得如何?”

有着棕发碧眸的男人如此问着,,右手撑着下颚,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光,十分抢眼

“能有什么感觉?我只知道…”

说着,黑发紫眸的男人吧手握上对面男人的手,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一看就知道和另外一个男人的是同一对的

而他俩的手指从轻抚到十指交扣,这动作在夕阳余晖中显得更加浓情蜜意

“这次我再也不会放手了,安迷修…”

“…我也在也不离开你了,雷狮…”

他们互相拥吻至夕阳的余晖消失在水平面上,依旧紧握不放的手,仿佛要把今生前世的份都补回来一样,紧,却又不会弄疼对方。

“你还真不放手了啊~”

安迷修一声温柔中又带点宠溺的声音问着

“我刚刚就说过了吧,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END…

花好月圆

花好月圆

雷安篇-1

中秋就要当七夕来过啊!

點我看繁體版的尷尬獅😳

※清水向

※严重ooc!

※视角依旧混乱==

※比卡卡的甜点还甜

※cp:雷安(感觉像是多余的==)

晨光照耀了大地,今天雷狮难得起的比安迷修来的早,原因很简单,在他俩昨天晚上熬到今天凌晨的翻云覆雨后,安迷修不晚起就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自我恢复能力强,二是……咳咳你知我知的事情,如果是第二种起不是把我们雷总的颜面都丢光了吗?所以一旁的雷狮看着依旧熟睡的安迷修满脸的喜滋滋,盯着自家爱人的睡颜死命的瞧,就好像下一秒就看不见了一样

『我们在一起算一算也有5年了吧,但这张脸却总是看不厌呢…』

雷狮心里默默的想着,想着想着,雷狮的手情不自禁的抚上安迷修的脸颊,滑滑嫩嫩的触感不管过了几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真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大概就是肉长多了点吧?

这其实并不奇怪,自从两人在一起并结婚后,大多时间都是在工作或是黏在自家爱人身边,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再踏进健身房,外加伙食吃的也不错,没增加体重和长点肉那才是真正的诡异,又不是人人都是嘉德罗斯

“唔…雷狮?”

安迷修早上是被闹醒的,一清醒就感受到某只大猫猫的爪子正在自己脸上毛手毛脚的,外加因为昨晚所带来的酸痛让他现在的心情不太美丽

“把爪子给我拿开!”

此时的我敢肯定,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雷狮应该死无葬身之地了,安迷修忿然的眼神拼命的扫向雷狮,而当事人却依旧当没事一样,继续摧残安迷修那已经被他揉捏到些许发红的脸颊

“雷狮!我的脸颊不是黏土!”

闻言,雷狮终于大发慈悲的放开安迷修的脸颊,安迷修则一脸无辜的揉着脸颊,看起来好不哀怨

“安迷修,你干嘛一脸怨妇脸的盯着我瞧啊?”

“滚!谁怨妇了!明明就是你一大清早就在折磨我的脸颊”

安迷修一边揉着自己带点肉的脸颊说着,原本应该有着生气语气的话语,硬是被雷狮听出点委屈意味来,这让雷狮想了一秒是不是太过分了

没错,只有一秒

“切,我饿了~”

“帮我做份早餐吧”

说完,雷狮还稍轻吻了一下安迷修的额头,让安迷修脸一瞬间红的跟可以出血一样,头上好像还能看见缕缕白烟冒着

『纵然已经跟雷狮过了这么久,自己对雷狮时有时无的柔情还是没有抵抗力啊…』

安迷修心里默想,因为雷狮的柔情并不常见,他通常依旧执行着年少时的海盗守则--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要踩,看到安迷修机会就要上,再外加个横行霸道,他把这些守则发挥的淋漓尽致

而因为能见到雷狮温柔的次数屈指可数,这让他对雷狮这种突如其来的温柔表现抵抗力可说是近乎为零,反应小为脸红,大为呆住,但现在还是先填饱肚子最重要吧…激烈运动过后让他的肚子也是饿着的,去做早饭之前安迷修在瞪了一眼躺在床上滑手机的罪魁祸首(虽然因为满脸的通红让这个瞪完全没有任何效果就是),就带着满脸的潮红和浑身的酸痛去帮做早餐了

『不管过了多久反应还是这么可爱啊~』

他承认他的确是故意的,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啊,每次看着安迷修那脸他就会想调戏那么一两下,这我也无法控制啊,看着自家爱人青涩的反应是他一直以来的恶趣味,不过雷狮转而想想,这也是情侣间的一种调情吧?

然而正在厨房做早饭的安迷修并不知道现在雷狮满脑子的奇怪想法,反而想起了今天好像是中秋? !

“喂!雷狮!”

安迷修大声嚷嚷着,这吼的可不是一般的大声,此时的邻居们都同时深深的叹了口气,并开始酝酿着什么时候要搬家呢…

“干嘛,吼这么大声,我又不是聋子”

雷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轻手轻脚的走近厨房,听到安迷修的叫喊便直接从后面环抱住了爱人,而安迷修到也不怎么在意这个亲密的姿势,毕竟负距离都体验过了,这种小亲小抱再反抗就显得太矫情了不是?

“今天中秋对吧?”

听到问题的雷狮顿了顿,回想一下中秋这个貌似不太重要的日子,毕竟他也只听过别人说中秋要吃月饼烤肉什么的,却从来没有实行过,突然要他想中秋是几月几日他还真记不起来,他就随便扯了句

“嗯,记得是”

安迷修也没怎么怀疑这高高在上的太子爷到底有没有过过中秋这件事,就说出了他很早之前就有的计划

“要不我们今年过点不一样的中秋?”

听到安迷修这么说,雷狮来了点兴致,要知道,一个通常不会过的节庆,突然有了存在意义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好比你原本不知道情人节除了看别人被送巧克力还有看其他情侣放闪还有什么事可做时,你就有了个情人,自此之后你就知道,除了看别人这么做,你还能到大街上给别的单身狗塞狗粮一样的兴奋

“好啊,怎么过?”

“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跟你说”

“咂,真吊人胃口”

安迷修对此并不表示任何的意见,只是把做好的早餐摆到饭桌上,然后和雷狮一起吃着,直到吃完之后他俩周围的粉色爱心泡泡还没有散去,虽然对话的内容是那种随时都可能吵起来的那种敏感问题,可是只要有眼睛的都看的出来一方的适可而止和另一方的无限包容,远远的看起来是多么的像一对新婚夫夫

“现在饭也吃完了,总能告诉我要怎么过今天了吧”

雷狮把盘子推到安迷修面前,并且把脚高放在餐桌上,安迷修也只能在心里无奈的摇头,并且认命的把碗盘拿去水槽清洗的发亮后再归回原位

“我们接下来的时间就分开过到晚上7:00吧,给对方准备个惊喜还是什么东西吧”

雷狮一听到差点就把刚要喝下去的水给全部喷了,竟然要到晚上7:00! ?看了一眼时钟,早上9:00…

“安迷修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雷狮看了一眼安迷修,那坚定的眼神,嗯,不像在开玩笑…

“不想这么过?刚刚是谁还起了颇大兴致来着”

安迷修看着雷狮这副样子就像看到一只黏人的大猫猫,虽然他们的确已经有很久没在假日时分开这么久过了,他俩下班或假日简直就像连体婴一样,几乎没分开超过3个小时,这还常常被凯莉拿出来调侃,他记得凯莉是这么说的--

“又不是热恋期的情侣,这么昵昵歪歪的,都老夫老妻了还装小清新~”

安迷修无法反驳,他和雷狮的相处方式只要是外人看到,绝对不会认为是一对已经在一起5年的夫夫,甚至还有一次糊里糊涂的得到了新婚优惠…那段真是黑历史,也就只有雷狮那种脸皮厚到能当被子盖人才有可能收下了

“哼,你老子我又没这么说,不就是分开几个小时吗?”

『那你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是咋着? ! 』

安迷修在心里把雷狮吐嘈了个遍,才继续介绍起这个不一样的中秋要怎么过

“总之就像我刚刚讲的一样,接下来的时间一直到晚上7:00我们都必须分开,期间内不能打字,打电话,更不能追查对方的踪迹或是跟踪!”

最后面这句话是特别说给雷狮听的,基于雷狮前科满满所提前制定的规则,要不然这后面的活动还怎么进行下去?

“然后附带一提这分开的几个小时是准备给对方的惊喜或礼物的,不是用来鬼混的!”

又是一笔旧前科,想之前纪念日时他故意闭了雷狮老半天,没想到回到家时那只大猫竟然打着哈欠准备睡觉了! ?反正就是一段黑到不能再黑的黑历史…

“哎~知道了知道了,废话真多”

“。。。”

安迷修在心里默念100遍骑士宣言后才把这口气给咽了下去,要不大概现在雷狮的脑瓜子上就有好几个个包了

『过完今天一定给你跪搓衣板碎玻璃键盘积木榴梿凤梨!一样不少! 』

此时某个作死不觉的人还不知道明天的他有多惨,依旧悠闲的擦着嘴

“好吧,现在开始吧”

说完,安迷修就自顾自的走出家门了,被留下的雷狮手撑着头沉思着,一时之间他觉得安静了许多,没了安迷修的碎念,没了安迷修的怒吼声,没了安迷修的笑声,没了安迷修后的家温度瞬间降到冰点

『不妙…这游戏刚开始我就开始想他了…』

雷狮有点小后悔玩这个游戏了

“啊啊啊!安迷修把老子家的温暖还回来啊!”

“大猫猫这才刚开始啊~”

身后传来那个最熟悉的声音

雷·尴尬·狮

TBC… 

我现在还在持续的赶中秋贺文~大概在这个礼拜会发第一篇,但因为我还是学生,所以目前只写到一半而已==
但怕大家忘了我←←(本来就不记得),我就先丢一张自己画的中秋贺图出来啦~有点伤眼抱歉

电影版凹凸啊!

啊啊啊啊!要出电影版拉!
可是我一个台湾人不知道有没有办法看到T^T
凹凸啊~你什么时候也能在台湾火起来啊~
我们这边知道凹凸的人少,
凹凸的同人商品更是如此…
我一个凹凸粉表示非常不开心!

#哔哩哔哩相簿#七创社2018秋季发布会重磅新闻总结~ ☆第四条☆ 《凹凸世界》番外电影企划正式启动!, http://h.bilibili.com/ywh/h5/7469339

明星的爱[R18]

第一次开车不纯熟,有Bug请见谅==,
其实我本来打算把这个当作七夕贺文的,可是一直卡肉所以导致一直没办法把这篇文生出来~(默默表示写完以后脑细胞已死)

點我看小💖破💖車💖
简体版↑
我终于成功啦! ! ! (喜极而泣)

點我看小🚗破🚗車🚗
繁體版↑
我用了好久T_T

听说都翻了==就来补个档啰
请重新刷卡上小💍破💍车💍

我发觉了一件事…

※日常闲聊
※求帮助
刚打工回来的小翼我再去刷了一次自家文章的热度,
结果我发现…
人介的热度竟然比正文的热度还要高!
欸?呐尼?(´⊙ω⊙`)?
欸! ! ? ?Σ(*゚д゚ノ)ノ
重点是同样7个小时,
人介23个热度,500以上,600以下阅读/
正文6个热度,600以上,700以下阅读…
我正文写的真的那么不好吗(〒︿〒)
如果是我跟大家说抱歉!<(_ _)>
可能因为人介比较从剧情靠中间点来写,
所以大家自然比较期待…(应该吧==)
不过如果有哪些愿意提供建议的大大们,
请帮助我这只小文渣菜鸟吧~(。ŏ_ŏ)
拜托在下面留言告诉我需要改进的地方!
我一定会去尝试改进的!(๑•̀ㅂ•́)و✧

梦境[R18]-01

※前面微刀?
※安哥主场~

“师傅,在下考上想考的大学了…”一名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在石碑面前缓缓说着,手里紧握着的是正式入学的大学通知单,大学通知单上印的收件人格上,有着大大的三个字--安迷修

此时,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安迷修紧握着大学通知单的手又紧了几分,“那所大学名声不错,是间有名的大学,所以您不用担心在下会被看低,想必听到这个消息的您,在天上会很开心的吧…”从来都不曾消失的温柔笑容,此刻变得有些僵硬,甚至可以用难看来形容了。

谁说我笑容是完美无缺的?显得完美无缺是因为没有能真正重击身心的一个事情发生,或者也该说我并没有在师傅或者家人的面前真心笑过…那笑容仅仅只是一个伪装,掩盖自己内心的一个面具。

现在我还能对谁发自内心的笑?自幼父母就双亡,现在连唯一的师傅都走了…他抬起头看向一片蔚蓝的天空,回想起师傅曾说过:哭泣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并不是耻辱,但哭完后就不能再留念,反而必须向前迈进。

是啊,哭完后就该向前了,不要再留恋于当下,这是师傅的教诲也是遗言,他怎么能不遵守呢?一声带着点哭音的声音从安谜修口中传出,那是他对师傅所说的最后一句话:谨尊师傅教诲…

泪滴滑过侧脸,乌云遮住了原本晴朗的天空,像是在映照出安迷修此时的心情一般,点点雨滴落下,打湿了他的纯黑色斗篷,看,连天都在为我不公的人生哭泣。

他的肩膀微微颤抖着,他知道下雨了,可他并不想躲,他现在只想放肆的哭一场,这样的雨刚好能把他的哭声给淹没,面具戴久了,迟早都会碎裂,而早已残破不堪的面具,怎么受的住这般的精神打击?豆大的泪珠不停掉落,如果现在在他面前有一面镜子,他一定会看到自己满是水痕,跟平常的他比起来颓​​废多的脸,可那又怎么样呢?他已经忍了十年之久没有溃啼的泪水了,偶尔放纵自己大哭一场也不为过吧?雨,还在持续下着…

这场雨来的快,走的也快,乌云渐渐散去,天空又恢复往常的清明,好像刚刚的那场大雨从未存在过,泪水不再泛滥,可满脸的水痕和哭肿的眼却提醒着安迷修,刚刚有过那么一场雨,刚刚有过那么一场痛快的哭泣。

安迷修随意的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泪痕,让自己看起来状况好点,虽然用处不大,脸还是很难看,可对安迷修来说,这是代表不再留恋于现在的一个仪式,让他打起精神的动作。

“师傅,在下会再找世界来探望您的!在下就先走了。”笑容已经恢复,虽然哭肿的眼睛还是让这个笑容有些奇怪,可是至少都比刚刚来的好看多了。

他快步走回家,原因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眼睛铁定是哭肿了,拜托!如果被看到这副样子又是一堆麻烦,例如三姑六婆的闲言闲语,你们问这个很麻烦吗?这当然很麻烦!虽然师傅说要对女性尊敬,可是面对三姑六婆那无法无天的想像力,师傅,请容许我做不到冷静面对!

像之前有一次,某名女性喝醉了,难受的倒在巷口,师傅教导的骑士道让我无法见女性有难而见死不救,就好心的把她送到附近旅馆帮她开了一晚上的房,顺便怕她宿醉放了一瓶解酒液在床头。

可你们知道后来怎么着吗?竟然有人传出在下我乘人之危,上了那名女子!这叫在下情何以堪! ?这谣言还越来越夸张甚至最后连阴谋论都来了!

最后要不是偶然再次遇上那位小姐,请那位小姐替我作证,我的名声早就不知道被践踏到哪个角落了!天知道我那几个月受了多少白眼和厌恶的鄙视的眼神!所以说,谣言的可怕在下我可不想在来体验一次。

安迷修终于快步到家之后,脱下湿淋淋的斗篷,此时的他很庆幸自己有先在斗篷上施了一层隔水咒,不过可能是因为施加的不够多层,所以肩膀和头发还是有些微湿,不过大学通知单没事就好,虽然也不能说是完全没事啦…盯着被握出很多皱褶的通知单,安迷修莫名的有些歉意,但介于对着一张纸道歉实在有点蠢,就也只是把纸张摊平而已。

可是回想起信里面的内容就有点为难了,“需要做检测啊~只希望不要被查出梦魇基因就好…”没错,安迷修虽然天使的基因比较多,以致于使用魔法时都是天使样,可是他母亲带给他的梦魇基因就比较让他头疼了。

像他这种半种族的人,虽然能获得两种种族的能力非常方便好用,不过多多少少都还是会带来一些副作用,就例如他在做的时候梦魇样貌就会强制显现出来,如果只是这样那倒还好,可是有问题的是…如果自己不幸的是下面那一个,那受孕的机率会大大拉高,偏偏梦魇生下的小孩血统还会特别的纯,非常吸引其他种族来享用,所以安迷修从来没跟别人说过自己也算是个半梦魇。

可现在做检验的话,被知道是个法师那是铁定的,那之后一定会被迫和一个战士处在一起吧…或许个人资料还会流到那名战士手里,到时候自己还不被吃到连渣都不剩吗…

只能祈求机器不要检验到太深层的基因了…安迷修叹了口气,心里这么想着。

“就在后天啊~后天检测完毕之后就要面对一个战士,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好的相处…”毕竟从小到大,他真正熟悉的人只有师傅一个,其他的一律没有深交,不过他同时也期待着,期待着崭新的大学生涯。

只不过想到未来真的就只剩自己待在这个家,心难免有些空荡,但~期待早已胜过了内心空荡的感受,摊在沙发上的安迷修,就这么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梦里,他梦见了小时候曾救过的小孩,那小孩眼睛里的那遍星辰大海到现在都还另他久久不能忘怀…

梦境[R18]-人介

【※含剧透,慎入!】


【※希望保留文章神秘感的请回避!】

雷狮:


种族-恶魔,属性-战士,


雷家的三儿子,母亲在生下他之后就死了,


没有人护着的他时常被欺负,


所以养成了他不懂关怀弱势,霸道无理的性格,


在年幼时曾见过安迷修一面,


那时的他正被其他小(屁)孩嘲笑是没有母亲的小孩,而路过的安迷修出来坦护了雷狮,


自此对安迷修心心念念,


安迷修:


种族-天使,属性-法师,


父亲是天使,母亲是梦魇,


在一次战争中为了保护他死亡,


在死亡前俩老把他托付给他的师傅,


而因为母亲是梦魇的关系,


所以促成了他一个奇怪的的体质--


如果和恶魔做了,不会变成堕天使,


而是在过程中变为梦魇。 (只有在过程中才会)

格瑞:


无种族者,属性-战士,


在一场无情的大火中失去了家人,


被金的姐姐“秋”在废墟堆里救出,


之后被秋带回自家当亲弟养,


和金的感情非常要好,


(虽然时常对金不冷不热的)


在看到金和安谜修走的很近时非常吃味,


而终于知道自己的心意。

金:


种族-梦魇,属性-法师,


遗传自母亲的梦魇种族,


极力掩饰自己是梦魇,


通常假装自己是个无种族者,


从小就开始喜欢格瑞,只是一直没表白心意,


知道安迷修也算是个半梦魇之后,


就常常去找安迷修玩和聊天,


因此有许多传言传出。

凯莉:


种族-梦魇,属性-巫女,


父母都是恶魔,


从小就喜欢捉弄人,


所以从小就被认为是恶魔的她被受众人的疼爱,


知道有一天她出现了梦魇的尾巴后,


她的世界就不一样了,所有人都嫌弃她,


而她也变本加厉的继续捉弄人,


直到安莉洁的出现才稍停些。

安莉洁:


种族-天使,属性-圣女


很喜欢小动物,乐于助人,


虽然说起话来比较有种呆呆的感觉,


不过她其实很会从一人的眼睛里判断出情感,


所以她很容易看出谁在说谎,


虽然她都这么说:神告诉我他在说谎,


反而给人一种她真的能与神沟通的错误理解,


她的占卜还非常准确,因此始谣言更加坚固。

卡米尔:


无种族者,属性-战士


雷家的四儿子,


因为是个无种族者,


一直被自己父亲和哥哥看低,


还从小就开始承受母亲的辱骂


只有雷狮一直护着他,还为他出头,


所以在他心里雷狮才是他唯一的亲人,


他除了甜食外不奢求什么,埃米的出现成了例外

埃米:


种族-天使,属性-法师


艾比的亲弟,两人都是天使,


在他们的故乡,


因为外貌特征和种族的符合,


他们被称为kiki,lala,


相较于其他人,他们可以算是被宠着长大的,


除了埃米时常任劳任怨的听姐姐命令做家务外。